轉運 » 閆紅説 »

閆紅説||在日本,不用給老人讓座

有個娶了箇中國老婆的日本朋友説,他帶着嬰兒坐地鐵,嬰兒一哭,他就得趕緊下車,哄好了再上車,在中國的話,旁邊經常還會有人幫着哄。

2020-10-16 11:15

閆紅説||《紅樓夢》裏那個乘風破浪的姑娘

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東方不亮西方亮,這段最糟心的日子,其實是小紅事業長途上黎明前的黑暗,她很快就要遇上真正的霸道總裁了,不是寶玉,是王熙鳳

2020-09-11 16:07

閆紅説||所謂自由,就是有不怕被人討厭的勇氣

“被討厭的勇氣”並不是要去吸引被討厭的負向能量,而是,如果這是我想活出的核心渴望,那麼,即使有被討厭的可能,我都要用自己的雙手雙腳往那裏走去。

2020-09-11 15:45

閆紅説||《第一爐香》選角不忠實原著?梁朝偉也不像小説《色戒》裏的易先生

要是不折不扣地按照張愛玲的意思來拍,我估計沒有幾個導演敢上手,太冒犯普通人的感情了,張愛玲小説這麼寫已經被人罵了無數遍的陰暗刻薄,要是在投射到大屏幕上,會讓更多...

2020-09-11 15:25

閆紅説||黛玉的情商

這話不是每個人都能説出來的,認錯太難,承認嫉妒更加傷自尊,黛玉能夠這樣跟寶釵道歉,足以説明,對於她來説,真實比面子更重要,她的情商,讓她有能力,穿越小自我,認識...

2020-08-31 13:43

閆紅説||乘風破浪的姐姐之柳如是,年輕時的愛(連載)

對於天生桀驁不羈的她來説,青樓不完全是藏污納垢之所,也是自由放飛之地。相對於周家的圈養,在這裏,她更能夠見天地見眾生見自己,縱然眼前是驚濤駭浪,她也要乘風破浪。

2020-08-22 11:51

閆紅説||《飄》:愛上一個認真的消遣

有多少詩歌、劇本將初見描述得意義重大,卻不肯細細展現相知的過程,以至於常常出現這樣一個結果,兩個看似愛得水深火熱的人,卻都不曾越過對方的藩籬,一個小小的閃失,就...

2020-08-14 19:40

閆紅説||從簡·愛到閣樓上的瘋女人

如果説,曹公寫紅樓,是為了還原舊日,讓自己能夠重回過去,夏洛蒂寫這部小説,有點像曹公諷刺的“他也想一個佳人,所以編出來取樂”, 《簡·愛》裏,有太多意淫的成分。

2020-08-07 17:10

閆紅説||不要温柔地走進不屬於你的圈子,揹着愛馬仕也不行

不要温柔地走進不屬於你的圈子,不同階層的人,想要打破圈層,需要憑藉實力,乾點正事,擁有可以交換的資源。

2020-07-31 16:20

閆紅説||王婆,黑道上的草根族

《水滸傳》裏,真是遍地梟雄,十字坡上的酒店,是殺人越貨的所在,尋常巷陌裏的茶坊,隱藏着不為人知的暗黑。王婆較之孫二孃,更技高一籌,畢竟,在荒郊野嶺下手容易,在正...

2020-07-20 13:19

閆紅説||林沖失敗的黑域計劃

林沖不是超人,凡人是他的舒適區,當他的人生突然變成火災現場,他不會去質問是誰製造了這災難,而是考慮從灰燼裏能不能搶救點什麼出來。不被逼到極限,他總要給自己留點後...

2020-06-28 16:50

閆紅説||潘金蓮為何撩不到武松

打虎不但是武松武力的一次展現,也是他內心的一次大爆發,走投無路,孤注一擲,他與老虎之間必有一死,最終是他滿身血污地贏了。這是一個暗喻,也是他接下來人生的縮影

2020-06-28 16:36

閆紅説||乘風破浪的姐姐才不是興風作浪的姑奶奶

總之,“姐姐”這個稱呼,不再只是對於年齡的標記,它還意味着更加豐富有趣和獨立的靈魂,縱然容顏在歲月中磨損,依然能夠閃閃發光。

2020-06-19 23:29

閆紅説||如果擺地攤,我能賣點啥

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有地攤情結,做着一個地攤夢。這可能首先因為,地攤是可愛的,它不像商場,穩穩當當杵在那裏,不得不説,這種篤定固然帶給我們安全感,但安全有時是乏味...

2020-06-04 16:53

閆紅説||唐詩宋詞裏的男女,修養都太好了

在《詩經》裏,經常會看到自己,在這裏或者那裏,這大概就是我一次次地嘗試詮釋它的緣故。我不是學者,每個詞義我也得去仔細地查,但我不受某些整體詮釋影響,更願意以自己...

2020-06-02 17: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