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運 »

閆紅説||《紅樓夢》裏那個乘風破浪的姑娘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新安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註明 “來源:新安晚報或轉運”,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小紅這個名字,可能您不太熟悉,沒關係,不但您不熟,連她的主人賈寶玉都不熟。

有天寶玉在房間裏想喝茶,可巧屋裏沒人,寶玉拿了茶壺正想自己倒茶,忽然聽見有人説:“二爺仔細燙了手,讓我們來倒。”然後一個丫鬟出現在他眼前,麻利地從寶玉手裏接過茶碗。

寶玉嚇了一跳,問她是不是自己屋裏的,為什麼自己會不認得。丫鬟冷笑一聲,説:“認不得的也多,豈只我一個。從來我又不遞茶遞水,拿東拿西,眼見的事一點兒不做,哪裏認得我呢?”

是不是覺得這丫鬟好放肆?在主子面前怨氣這麼大。估計她也不想,只是忍不住。

這姑娘就是小紅。在賈府,丫鬟也分三六九等,寶玉屋裏襲人晴雯麝月算是第一等丫鬟,秋紋碧痕是第二等,負責掃地燒茶喂鳥的小紅呢,是等外之人,月錢不同,加班費不同,比如有次寶玉生病丫鬟們白天黑夜服侍她,過後都拿到了加班費,襲人晴雯拿到的是第一等,小紅她們就要少很多。

小紅不甘心,書裏説“因她原有三分容貌,心內着實妄想痴心的向上高攀”,也就是説,她覺得自己有資本,實現階層跨越。

那小紅這三分容貌到底是什麼樣?我們不妨看看寶玉眼中的她:黑鬒鬒的頭髮,挽着個䰖,也就是髮髻。容長臉面,細巧身材,卻十分俏麗乾淨。

看這段描寫,是説這姑娘俏麗乾淨,身材也不錯,但同時又寫得很節制,對於五官膚色都沒有描述,説明小紅就是讓人一眼看過去覺得還不錯,但也算不上光彩照人,中等偏上吧。

這個中等偏上是最糾結的,要是晴雯這樣的人尖子,一眼就會被發現,要是資質平平者,也就認命了。中等偏上意味着向上和向下的大門都打開着,朝哪去,就看你能不能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

小紅(87版《紅樓夢》劇照)

小紅其實算是有點背景的,她父母是賈府大管家林之孝夫婦,但也只是能把她送進怡紅院。到了怡紅院,林之孝夫婦的本事就使不上了。襲人和晴雯是賈母派來的,秋紋碧痕,搞不清楚什麼來頭,也是從小就跟着寶玉了,怡紅院上等丫鬟裏很少進入新鮮血液,小紅想要實現彎道超車,沒那麼容易。

但不容易不意味着不可能,現成就有個例子。寶玉屋裏有個名叫蕙香的,原本是跟小紅差不多的粗使丫鬟,到不了寶玉跟前。但有天寶玉和襲人等人慪氣,身邊一時沒人,湊巧看見蕙香,賭氣叫她來服侍,蕙香就此在怡紅院有了姓名。

蕙香這丫鬟和寶玉同月同日生,悄悄地跟寶玉説,同月同日是夫妻,這啥意思?襲人都不敢説她跟寶玉是夫妻,蕙香這丫頭的野心可以説是寫在臉上了,也足以證明,她和寶玉夠親近。

所以,您看到了吧,機會是有的,這個蕙香,就是教科書般的示範。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她那個運氣,沒有機會怎麼辦,就主動創造機會啊。小紅這次跳出來給寶玉倒茶,寶玉感到很突然,小紅卻有可能等這個機會很久了。

看上去她離成功已經很近,但世上的事,大多不會遂心如願,倆人還沒説幾句,寶玉屋裏的秋紋碧痕回來了,看見小紅和寶玉兩個人在屋裏,不由十分警惕,當着寶玉的面不好説什麼,等有點空閒,就跑到小紅的房間裏,問他們方才在屋裏説什麼。

小紅説,她本來是去找手帕子,正好二爺要喝茶,她就跑去給他倒了一杯茶。

這話是不是實話?也是實話。但是秋紋早已看破一切,很不客氣地啐她一口,罵她是沒臉下流東西,勸她拿鏡子照照,配遞茶遞水不配。還威脅説要罷工,讓她一個人去伺候寶玉。

想引起霸道總裁注意是不是沒那麼容易?這是條捷徑沒錯,但正因為是捷徑,人人都能想到,既得利益者就格外地戒備森嚴。

要是放在偶像劇裏,秋紋碧痕這樣反面角色是擋不住小紅的大好前程的,她還會再一次被寶玉注意到。無奈現實很殘酷,寶玉對她印象不錯,第二天還想點名喚她來使用,但一則怕襲人等人寒心,二則也不知道小紅這個人為人處世怎樣,要是不好的話,就請神容易送神難了。

所以説嘛,哪有那麼多霸道總裁,連寶玉都有這麼多顧忌。更糟糕的是,小紅還打草驚蛇了,她成了怡紅院公敵,秋紋碧痕晴雯綺霰個個都針對她,小紅的職場生涯看上去一片黑暗。

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東方不亮西方亮,這段最糟心的日子,其實是小紅事業長途上黎明前的黑暗,她很快就要遇上真正的霸道總裁了,不是寶玉,是王熙鳳。

87版《紅樓夢》劇照

這天,小紅正跟香菱、文官、司棋等人頑笑,忽然看見鳳姐站在山坡上招手叫人,書中説,小紅連忙棄了眾人,跑至鳳姐跟前。這“連忙”、“跑至”四個字用得很傳神,是小紅的風格沒錯了。

小紅問鳳姐奶奶使喚她做什麼事,鳳姐先把小紅打量了一下。為什麼要打量呢?她對小紅不瞭解,怕她不能勝任,這個任務是要給平兒帶個話,

小紅就説,奶奶有什麼話,只管吩咐我去,若説得不齊全,誤了奶奶的事,憑奶奶責罰就是了。

這個回答放在今天,也算有自信有擔當了。在以謙虛為美的年代,就更是難得,鳳姐由不得對她另眼相看,叫她給平兒帶這麼一段話,説:“你到我們家,告訴你平姐姐:外頭屋裏桌子上汝窯盤子架兒底下放着一卷銀子,那是一百六十兩,給繡匠的工價,等張材家的來要,當面稱給他瞧了,再給他拿去。再裏頭牀頭間有一個小荷包拿了來。”

這個話,我念一遍都困難,要是在現場,估計得請二奶奶停一下,讓我拿個小本子記下來。信息太多了,位置、人物,還有數字,就聽一遍再走上好大一截路還能複述的,那是最強大腦。難怪鳳姐一開始要先打量小紅一下。

可是小紅還真的就有這個最強大腦,她不但把鳳姐的話捎了過去,還轉告鳳姐,剛才小廝旺兒來過,替鳳姐去走親戚,平兒已經按照鳳姐的主意叫他把話帶過去了。鳳姐就笑問小紅,平兒是怎麼按照自己的主意打發旺兒去的。請注意鳳姐這一笑,這裏有欣賞,有善意的刁難,她其實是在考小紅。

但人家小紅也不怕,將平兒託旺兒捎的話朗聲道來:“平姐姐説:我們奶奶問這裏奶奶好。我們二爺沒在家。雖然遲了兩天,只管請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們奶奶還會了五奶奶來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兒打發了人來説:舅奶奶帶了信來了,問奶奶好,還要和這裏的姑奶奶尋幾丸延年神驗萬金丹;若有了,奶奶打發人來,只管送在我們奶奶這裏。明兒有人去,就順路給那邊舅奶奶帶了去。”

王熙鳳的反應先不説,跟王熙鳳在一起的李紈立即表示暈了,説這話我就不懂了,什麼“爺爺”“奶奶”一大堆。這大概也是我們大多數讀者的感受,這關係到四五門親戚的話,難得小紅聽了一遍竟然能説得齊全。

看到這裏,不知道大傢什麼感覺,我對作者只有佩服。他要寫一個女孩子的才幹,能讓王熙鳳眼前一亮的才幹,通過什麼來寫呢?不能寫她像襲人似的勤勞謹慎,也不能寫她像麝月似的能説會道,這些不會讓王熙鳳特別心動,他寫這個女孩子心思靈透,有着超強的記憶力和信息抓取能力,這才是身為榮國府高管的王熙鳳最需要的人。

87版《紅樓夢》劇照

並不是二十一世紀最缺人才,哪朝哪代都缺人才,王熙鳳身邊也缺。她還曾特地讓林之孝家的,也就是小紅的母親幫她好好地挑兩個丫頭給她使,但那時,一則小紅已經去了怡紅院,二則,就算小紅沒事做,林之孝家的也未必會把女兒送過去,伴君如伴虎,王熙鳳可是一着急上火都能賞平兒耳光的人。做父母的,總想打一手安全牌。

這次,王熙鳳親自問小紅願不願意跟她去,小紅回答得也好,説:“願意不願意,我們也不敢説,只跟着奶奶,我們也學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見識見識。”

小紅太會表態了,既準確表達了想法,又不亢不卑,意思是:我不是為了攀高枝才去您那裏的,我是希望能夠跟着您學到更多東西。換言之,就是王熙鳳那裏有的學。如果您是王熙鳳,聽了這話,您會不高興嗎?

這番對話發生在四月二十六日,過了幾天,五月初一,元妃賞了一百二十兩銀子,叫賈府的主子去清虛觀打醮(jiao),祈求平安。各房主子都帶了最核心的丫鬟,賈母帶的是鴛鴦鸚鵡珍珠琥珀,王夫人帶的是金釧和彩雲,黛玉帶了紫鵑雪雁春纖,王熙鳳呢,帶的是平兒、豐兒、小紅,注意,這後面連等都沒有,她終於也成了有姓名的人。

可以拿來與小紅做對照的,是寶玉屋裏那個成功上位的蕙香,她曾是小紅羨慕的榜樣,但是成功引起寶玉的注意之後又如何?王夫人抄檢大觀園時,把蕙香當成狐狸精驅逐出去,可以想象,如果小紅複製了她的成功,就一定也會步她後塵。

所以,從任何一方面説,小紅的升職與轉型都是最成功的,它説明了這三點:

一,不要想走捷徑。你能看到的捷徑,別人也能看到,也想走。最後就成了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走過去的人還會在前面阻擊你,所謂捷徑,也許是最難走的一條路。

二,找到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小紅核心競爭力是什麼,是聰明的大腦。但她一開始不明白這一點,想在寶玉跟前賣弄自己的三分姿色。實際上,她的那點姿色對於寶玉而言是可有可無,她的頭腦對王熙鳳卻是不可或缺,找到自己核心競爭力,才能讓自己成為不可替代並且有議價資本的人。

三,學習學習再學習,應該成為一生的方向。小紅的父母給她選擇了一條比較安全的路,但是,這世上哪有真正的安全區域。小紅選擇王熙鳳的勇氣,除了王熙鳳那裏她有更高的職場天花板,也是因為她能夠學到更多東西。可以想象,即便將來賈家敗落,小紅憑藉着她學到的東西,也能讓自己處於相對安全的處境。愛學習的姑娘運氣是不會太差的。

明白這三點,在當今職場也能乘風破浪。

作者 閆紅 (未經大皖和作者本人授權,不得轉載。)


新安才匯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