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運 » 國內新聞

中紀委曝光杭州一起醫藥受賄案 回扣何以成藥企敲門磚?

近年來,江蘇省通過“省級組織、聯盟採購、平台操作、結果共享”的方式,組成全省陽光采購聯盟,發揮集體談判、聯合議價、集中採購的規模優勢,對高值醫用耗材部分產品實施聯盟帶量採購、價格談判或醫保準入談判,降低醫用耗材價格,減輕患者負擔。圖為7月31日,江蘇省第三輪高值醫用耗材聯盟帶量採購談判現場。蔣婷 攝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消息:“手握採購藥品的‘大權’,醫藥銷售代表都上門來拜訪,禮金禮卡也跟着來了……”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一則視頻曝光了浙江省杭州市桐廬縣第一人民醫院原藥劑科工作人員王曉俊利用職務便利,夥同他人在新藥引進、藥品採購等方面為藥商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回扣1019萬餘元的受賄案件細節。其中,僅注射用拉氧頭孢鈉等2種藥品就為王曉俊等人帶來了高達325萬元的“好處費”。

王曉俊案並非個例。記者梳理髮現,今年以來披露的醫療領域腐敗案件中,收取藥品耗材回扣問題出現頻率最高,呈現出涉案金額居高不下、腐敗利益鏈條環環相扣等特點,由此帶來藥品和醫用耗材價格虛高、醫療費用過快增長、醫保基金大量流失等問題,加重患者就醫負擔,侵害羣眾切身利益,亟須重拳整治。

2016年至2019年全國百強藥企超半數存在回扣問題

王曉俊在藥品採購崗位工作多年,十分熟悉採購操作流程。起初,他主要通過販賣醫生處方用藥量統計數據獲利,嚐到甜頭後,又打起了藥品銷售代理的算盤,與生意人潘某裏應外合,由潘某在台前操作,自己則在幕後遙控指揮。

“王曉俊負責醫院新藥引進的初核和藥品的日常採購,掌握着醫院的用藥信息,他的藥品銷售不是純粹的商業行為,而是建立在職務便利之上的。”桐廬縣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表示。

據王曉俊交代,尋找藥品的標準,一是醫院裏缺少的,二是適用範圍比較大的,比如呼吸內科、神經內科、神經外科都能用的,“範圍大了,銷量就大,利潤就高”。就這樣,王曉俊和潘某二人將幾十種藥品“打入”縣第一人民醫院,佔據了不小的市場份額。多名藥商表示,王曉俊收取的回扣高達藥品零售價的40%。

“收受藥品及醫用耗材回扣,是醫藥賄賂的常見表現形式。有些是顯性的,比如現金轉賬;還有些是隱性的,比如給予禮品禮金、資助旅遊等。”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岑珏告訴記者。

除涉案金額巨大、腐敗行為日益隱蔽外,近年來查處的醫藥賄賂案件還呈現出多人蔘與的特點。中國裁判文書網近期公佈的一則判決書顯示,江蘇省蘇州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心血管內科原主任陳建昌利用職務之便,為多家公司代理的醫用耗材銷售、使用給予支持和幫助,共計收受上述公司實際負責人樊某所送人民幣322萬元。此外,樊某還通過陳建昌向該科室其他人員行賄,金額共計279萬元。

“2010年到2017年,我每年1、2月都去醫院找陳建昌,陳建昌過幾天后會告訴我給他兩筆錢,其中一筆是給他自己的,另外一筆是他分給科裏相關人員的。”樊某交代。

不但要猛攻“關鍵少數”,還要打點好各個層級的相關人員,藥品耗材購銷領域的“灰色競爭”,遠比想象中激烈。國家醫療保障局價格招採司有關負責人表示,根據公開可查的法院判決文書統計,2016年至2019年間全國百強制藥企業中有超過半數被查實存在直接或間接給予回扣的行為,其中頻率最高的企業三年涉案20多起,單起案件回扣金額超過2000萬元。

醫藥賄賂禁而不絕,回扣何以成為藥企敲門磚

“回扣成了醫藥企業進入醫院的敲門磚。”某藥企從業人員告訴記者,以往藥品和耗材的“生殺大權”全由醫院工作人員掌控,而給予回扣,正是在激烈競爭中拔得頭籌的祕訣,“一家企業送了,其他企業也要立刻跟進,慢慢地,大家開始競相為相關人員輸送利益,跟他們搞好關係,換取藥品銷售使用方面的優先權,最終形成惡性循環。”

此類“交易”,不但催生出過度用藥、過度檢查、過度使用高值醫用耗材等問題,還將高額的回扣款通過高藥價轉嫁到患者身上,加重其就醫負擔。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聯合採購辦公室負責人表示:“從絕對價格水平看,相當一部分藥品價格長期存在虛高水分,一些仿製藥價格水平高於國際價格2倍以上,流通環節費用佔價格中的主要部分。”

對此,許多患者表示難以接受。安徽的孫女士説:“前幾年去醫院看病,一個普通感冒就開了幾百塊錢的藥,最後我沒拿藥,直接走了。”重慶的付先生坦言:“這些年看病的費用其實一直在降低,但是之前曝光了太多拿回扣的問題,一碰到高價藥,還是會忍不住想,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醫藥賄賂為何難以根除?多位業內專家表示,權力集中且缺乏有效監管,是最為直接的原因。

在以前的醫藥流通鏈條中,醫院各科室是藥品從生產到進入藥房的“必經之路”,相關工作人員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仍以王曉俊案為例,據其交代,由於本身是“管理員”,擁有最高權限,想通過販賣醫生處方用藥量統計數據獲利就一定能做成。“如果説監督,其實也有相應的報警系統,但管理員自己就可以把這個系統關掉。”

一名從業人士也表示:“對重點崗位和關鍵環節的廉政風險防控重視程度不夠、監管流於形式,是醫療系統的通病。”

除此之外,以往“招採分離”的藥品採購模式,也是造成醫藥賄賂禁而不絕的原因之一。

國家發改委於2006年印發《關於進一步整頓藥品和醫療服務市場價格秩序的意見》,規定縣及縣以上醫療機構銷售藥品時可收取的藥品加成率為15%。隨着醫藥衞生體制改革持續深化,如今,藥品加成已被全面取消。儘管藥品零售加成率受到嚴格限制,但由於分散採購模式存在只招價格不帶量、量價脱鈎的問題,企業缺乏銷量預期,為獲取更高收益,往往會主動向院方行賄,將中標價做高。

七種失信行為納入黑名單,行賄藥企將喪失進入集採市場機會

“醫藥賄賂頻頻出現,根本癥結是行業生態出現了扭曲。”岑珏稱,一方面,部分醫療系統幹部枉顧黨紀國法與職業操守,甘於與藥企形成利益同盟,有的甚至在接受調查時以“收受回扣是醫療行業的行規”為理由為自己辯解,體現出思想防線的鬆動。

另一方面,儘管受賄和行賄是一根藤上結出的兩顆“毒瓜”,但在查處醫療腐敗案件時,往往是受賄者接受了法律的制裁,行賄者付出的代價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與行賄帶來的巨大利益相比,其低廉的“成本”讓不少藥企在東窗事發後依舊我行我素,反覆行賄、同時向多人行賄的現象時有發生。

“行賄不僅腐蝕幹部隊伍,而且嚴重破壞市場公平競爭。嚴查受賄端的同時,對行賄者也不能輕易放過。”湖南省紀委監委政策法規室相關負責人説。

記者注意到,國家醫保局日前印發《關於建立醫藥價格和招採信用評價制度的指導意見》,要求各地於2020年底前建立並實施信用評價制度,涉及醫藥商業賄賂等7種失信行為的醫藥企業將被納入失信“黑名單”。在北京兒童醫院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丁梟偉看來,此次國家醫保局推動建立信用評價制度的創新之處,就是加大了對行賄行為的打擊力度。

在2020版醫藥價格和招採失信事項目錄清單中,“醫藥購銷中,給予各級各類醫療機構、集中採購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回扣或其他不正當利益”位列主要失信情節首位。藥企一旦出現失信行為,將面臨書面提醒告誡、依託集中採購平台向採購方提示風險信息、限制或中止相關藥品或醫用耗材掛網、限制或中止採購相關藥品或醫用耗材、披露失信信息等處置措施,失信行為涉及省份數量達到規定條件的,還將由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指導中心啓動全國聯合處置。

“建立醫藥價格和招採信用評價制度,可以一定程度上解決傳統治理體系下,責任歸集難、處置難的問題。”國家醫保局價格招採司有關負責人説,“醫藥企業對於回扣個案的罰款往往不敏感,但給予回扣會導致其喪失進入集中採購市場的機會,就會產生強大的震懾效應,從而形成舉一反三的系統治理效果。”

堅持綜合施策、系統治理,探索建立多部門交流和政策聯動機制

“‘黑名單’在事前劃定價格和營銷紅線、明示失信風險,拉起了帶電高壓線,從打擊行賄的角度來看意義非凡。”丁梟偉稱,這項措施警示相關醫藥企業要重視內涵建設、加快轉型,與給予回扣等不正當的價格和營銷行為徹底切割,有利於營造風清氣正的醫療衞生行業生態環境。

記者注意到,藥企“黑名單”制度出爐後,為確保及時準確完整獲取案源信息,國家醫保局積極推動部門合作,與司法、税務、市場監管等部門探索建立交流和政策聯動機制。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國家醫保局簽署《關於開展醫藥領域商業賄賂案件信息交流共享的合作備忘錄》,建立醫藥領域商業賄賂案件定期通報制度,持續深化治理醫藥領域商業賄賂協同合作。

“建立合作機制和定期通報制度很有必要,有助於打破各部門間的信息壁壘,推動全系統各層級開展信息交流共享,提升‘黑名單’的準確性、權威性。”岑珏説,“要想更好發揮‘黑名單’效力,還應該狠抓制度落實,給予負責實施的各省級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採購機構組織更多、更具體的指導,推動形成常態化機制。”

國家醫保局價格招採司有關負責人表示,根治醫藥回扣問題,必須堅持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多部門聯動、綜合施策,構建使醫藥企業“不敢、不能、不想”給予回扣的治理體系,“要從改革層面持續發力,以全面實行集中帶量採購為目標深化藥品耗材集中採購制度改革,鞏固和完善採購規則和政策體系,實現常態化運行;完善醫保基金總額預算管理和量化考核,推行按病種、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等多元複合的醫保支付方式,促進公立醫院強化成本意識,配合降低藥品耗材採購價格。”

有序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斬斷藥品耗材回扣利益鏈

記者梳理髮現,除建立藥企信用評價制度外,近期醫療領域還有一系列“大動作”。

9月14日,國家組織高值醫用耗材集中採購和使用工作啓動會於天津召開,標誌着繼藥品集中採購後,以冠脈支架為代表的高值醫用耗材也將全面進入帶量採購時代。國家醫保局副局長陳金甫表示:“必須斬斷原有銷售模式對中國行業發展的影響,真正通過成本的比拼、質量的競爭、創新的引領,來催生規模發展、優勢發展。”

9月下旬,國家衞生健康委會同相關部門組織開展醫療衞生行業綜合監管督察,對北京、河北等19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進行實地督察。督察組主要徵集醫藥領域商業賄賂等5方面問題線索,對其中有代表性的問題線索,在實地督察時進行抽查核查,及時迴應社會關切。

“帶量採購、失信‘黑名單’、實地督察……這套組合拳,彰顯了黨和政府踐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整治醫療衞生行業亂象,切實維護人民羣眾利益的決心。”丁梟偉表示,隨着一系列監管政策相繼落地,傳統的藥品營銷方式將被重塑,對於藥企而言,只有合規、以質取勝,才是最終的出路。

為徹底斬斷藥品耗材回扣利益鏈,國家醫保局還將穩妥有序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通過調控醫療服務價格總水平、理順比價關係,使公立醫院更多通過醫務性收入獲得合理補償,降低對藥品耗材採購使用中灰色利益的依賴。

“健康中國建設的推進,離不開良好醫療環境的保障。”岑珏表示,除完善制度、堵塞漏洞外,行業主管部門與紀檢監察機關還應堅持關口前移,強化對醫療系統相關人員的思想教育,深入開展廉潔從業教育,引導其築牢思想防線;緊盯關鍵環節廉潔風險,運用信息化手段加強篩查、防控,對頂風違紀違法的,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持續保持醫療領域反腐高壓態勢。(記者 左翰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