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運 » 安徽新聞

眼前是洪水,身後有塌方 他轉移安置羣眾時倒下了

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圖片,版權均屬新安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註明 “來源:新安晚報或轉運”,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新安晚報 轉運 大皖客户端訊    “你別管我,抓緊去轉移羣眾!”7 月18 日下午,在六安市金安區東河口鎮計生辦安置點,臉色蒼白的鎮黨委副書記張成武對長嶺村支書陳聖炎説。陳聖炎不放心,因為張成武剛剛從大卡車上下來時摔了一跤,而且忙得連早飯和午飯都沒顧得上吃。當陳聖炎轉移受災羣眾歸來時,張成武已倒在院子裏,雨點噼裏啪啦地砸在他的身上。因為突發腦出血,張成武直到記者昨晚發稿時還在醫院重症監護室,尚未恢復意識。

在東河口鎮政府大院門口,張成武在指揮抗洪搶險。

一刻不得閒

防汛搶險馬不停蹄連軸轉

7 月18 日上午8 時15 分許,六安市氣象台發佈暴雨紅色預警信號。當日,該市金安區東河口鎮遭遇史上最大強降雨,境內25 座水庫超警戒水位,9 個地質災害點出現滑坡。面對嚴峻汛情,張成武與其他黨員幹部一樣衝鋒在前,工作起來連軸轉。

當日上午9 點左右,已經連續忙碌幾個小時的張成武趕往華山村塌方救援現場,指揮防汛搶險工作。接近中午,雨越下越大,河面越來越高,他接到電話又急忙從華山村趕回鎮裏,根據防汛指揮部的緊急安排,立即着手轉移安置街道受災羣眾。

“當時雨很大,他冒着雨與大家一起在河道拉起警戒線,一户一户喊人……一直忙到下午1 點30 分左右,總算把街道被淹的幾户居民轉移到安置點。到這時,張副書記已經站在洪水裏好幾個小時了。”鎮宣傳委員蘇傑還清楚地記得當天張成武參與救援的情景。

剛把被困居民轉移到安置點,張成武又接到緊急通知,長嶺村新倉組、河灣組有50 餘名居民因河水倒灌到家中,被困在河對面無法轉移。他二話不説,立即帶着應急小分隊乘坐大卡車趕到鎮計生辦安置點,準備開展羣眾轉移工作。

張成武在查看塌方現場。

一口飯沒吃

方便麪還沒買來他倒下了

“到了鎮計生辦,從大卡車後鬥下來的時候,他全身被大雨淋濕,突然滑倒在地,連膠鞋都摔掉了。”同行的陳聖炎説,當大家一起將張成武扶起來後,發現他臉色發白,自己提議陪他休息一會,“不過,眼看門外的水位急漲,已經有一米多深了,轉移羣眾十萬火急,張副書記拒絕了我!”

“你別管我,抓緊去轉移羣眾!”陳聖炎回憶説,當時張成武心裏裝的全是被困羣眾。看張成武態度堅決,陳聖炎走出計生辦大院,繼續去轉移受災羣眾,留下張成武一個人在大院裏察看安置點的準備情況。

在讓陳聖炎去轉移羣眾前,張成武還託同行的一名城管隊員幫他去買方便麪。原來,他17 日晚在辦公室忙到深夜才被同事催去睡覺,18 日一早就趕往塌方現場,忙得連早飯和午飯都沒顧得上吃。“方便麪還沒買回來,他就倒下了。”東河口鎮黨委書記張繼保説。

“我出去忙了一會就回來了,因為不放心。我一進去就發現他仰面倒在院子裏的地上,手機放在胸口。當時雨很大,雨點噼裏啪啦砸在他身上。”陳聖炎説,“我急忙拿傘給他擋雨,喊他也不理睬,我一下子就警覺了。看他臉色發白,渾身發硬,我立馬喊人幫忙。”

隨後,長嶺村民兵營長高業紅帶着村民何卓、張勇開車趕到鎮計生辦,一起將張成武抬上車送往醫院。

一心為工作

大家都希望他儘快醒過來

“他當副鎮長也好,當副書記也好,工作認真,一絲不苟。”談到張成武,陳聖炎萬分感慨地説,“他才47 歲,兒子大學還沒畢業。得知他是腦出血後,我都慪(鬱悶)死了!這麼年輕的幹部,太可惜啊!”

“他為人比較耿直,樂於助人,非常接地氣,幹部羣眾都很喜歡他。”張繼保説,特別是在工作上,張成武很有方法,質量也很高。因為東河口是金安區面積最大的一個鎮,他分管黨務、脱貧攻堅、基建、財政等,工作任務很重。“他家住六安城區,幾乎常年在鎮上,很少回家,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

據瞭解,張成武入院後,鎮裏通過醫院聯繫了合肥和南京的專家,已於7 月19 日對他的病情進行了會診。金安區委、區政府主要負責同志都指示東河口鎮,不惜一切代價搶救他。“鎮上給予了力所能及的協助和救助,包括救助資金和邀請專家,全力保障對他的搶救。”張繼保説。

六安市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劉正東説,張成武是腦出血,市裏、區裏和醫院都高度重視,正在全力搶救。

截至記者昨晚發稿時,張成武還在醫院重症監護室,尚未恢復意識。他的家人、同事和受災村民都在祈禱,希望他能盡快醒過來。

新安晚報 轉運 大皖客户端 記者竇祖軍、陳瑞(圖片由東河口鎮提供)


新安才匯雲
返回頂部